李家小白字不白

补档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太一山口松冈曾经在东山家住过一段时间,让大王子帮忙带带,太一小天使还说连叠衣服之类的东西都是大王子教的,就自动脑补出一篇娱乐圈训诫文……好想看啊……有太太写的吗?

【叶蓝】当然是选择吃你咯

老叶得了燃王好开心!来一发贺文


蓝河站在机场的出口,有点懵逼。

昨天他男朋友——叶修,突然给他发消息说给他买好了机票邀请他来杭州玩。蓝河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。迅速请假,回家好收拾东西,直到登了机才突然起了疑问——自己随队去过杭州多次,叶修也是知道的,怎的又突然约他去游杭州?总觉得他不怀好意啊。

其实叶修也有点懵,这次喊蓝河来杭州也是受苏沐橙撺掇一时兴起,但她说的也没错,自己和蓝河也算是好了大半年了,却还没约过一次会,但是,纵使叶修是受万人敬仰的荣耀教科书,那也是个单身二十多年的死宅,约会要干什么他是真不知道啊。

叶修在机场等了半天,总算是等到了蓝河,一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比如,“小蓝啊,这次哥喊你来呢也没什么事,就是琢磨着吧咱好了这么久了还没约过会,咱约个会去呗。”想着又觉得不妥,太TM矫情了,想了半天,还是没想到什么适合的话,不由陷入沉默。蓝河因为坐飞机累了还没缓过劲来,也没有开口,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。

蓝河似是有些不习惯这难得的沉默,迷迷糊糊地抬起头,眼里还泛着水汽,打了个哈欠,嘟嘟囔囔地问道“怎么了?”

叶修突然清醒过来,内心刷满了文字泡
“雾草我老婆真可爱!”
“好像把他搂在怀里亲他的眼睛!”
“被操哭的样子肯定很美今晚一定要试试!”
然而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“很累了吗?我喊了车,等会你到车上再睡。”

蓝河皱起眉,总觉得这么温柔体贴的叶修好像不太对,但实在累的厉害,脑袋里一团浆糊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便胡乱点点头,扯着叶修的手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走。

等到了车上,蓝河已经快要睡着了,靠在叶修身上蹭了蹭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。

蓝河睡了半个多小时,忽然惊醒,看见叶修才放松下来,揉揉眼睛,问道:“还有多久?”

叶修看着他炸起的头发,勾了勾嘴角,伸出手去抚顺那几率作乱的头发,“不急,你还能再睡会。”

蓝河似乎也清醒了不少,“不了,之前随队的时候还一会儿都不能睡呢。”

叶修知道他不是抱怨,却还是有些心疼,“来兴欣吧,哥养你。”

蓝河眼一瞪,偏偏这时还未完全清醒,这一眼没有任何杀伤力,倒是可爱的紧,“我告诉你啊你可别打我们蓝雨的主意,我蓝河生是蓝雨的人,死是蓝雨的鬼,才不要和你去兴欣!”

叶修微微低头,咬住蓝河的耳朵,声音有些沙哑,“你不是哥的人吗?怎么,不想认了?”

蓝河的耳朵瞬间便红透了,却还要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,“反正,反正就是不行!”

叶修笑了笑,没再继续逗蓝河,小孩儿炸毛了很可爱,但真逗生气了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下了车,叶修搂着蓝河的腰回上林苑,夏天穿的少,薄薄的衣料下柔韧的腰线摸着很是舒服,叶修忍不住多捏了两把,蓝河却差点跳起来。

“乖,别闹。”叶修的手到处游移,直到摸到挺翘的臀部,鬼使神差地拍了一下。

“啪”的一声,不痛,但很响。

蓝河脸上染上一片红云,耳朵更是烧得通红,四下看了看,呼,好在没人,却还是有些气恼,“你,你怎么能在大街上做这种事啊!”

叶修本还有些后悔,紧张地看着蓝河的表情,听了这话,不由挑挑眉,“那就是说,在家可以咯?”

“你!”蓝河气的都要爆炸了,狠狠转过身,要往回走。

叶修心中暗叫不好,后悔自己刚才干嘛要嘴贱继续调戏蓝河,快步追上去,抓住蓝河的手,可怜兮兮地哄着自家媳妇,“我错了我错了!媳妇我不该在大街上对你动手动脚的,你看我这不是这么多天没见你忍不住嘛!诶媳妇你走慢点啊看着路!媳妇这家蛋糕店的蛋糕挺好吃的,要不你先消消气咱们去买点蛋糕吃?”

没错,蓝河是个吃货,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甜品控,听了叶修的话,虽然还是在生气,脚步去不自觉的迈向那个蛋糕店。

进了店,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了,一会看看这个,一会拿拿那个,眼里冒着金光。

叶修松了口气,靠在门边的架子上,笑眯眯地看着蓝河纠结来纠结去地选了块提拉米苏。

蓝河吃得正欢,突然抬起头欢快地招呼叶修过去,含含糊糊地问,“你怎么不吃啊,真的超好吃啊!”

叶修的眼神渐渐幽深,凑上前去舔走蓝河嘴边的奶油,“因为,我比较想吃你啊。”

【韩叶】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

*  有SP情节,不能接受的妹子请慎重




       第十赛季,冠军,兴欣。

      自叶修出来,韩文清便一直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手颤抖得厉害,连奖杯,都差点摔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皱起眉,黑着脸,匆匆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没参加记者会,只一边做着手操,一边向外走去,直到在偏门看到等在那里的浑身散发着冷气的韩文清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挑挑眉,顺从地跟在韩文清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他和韩文清在一起很多年了,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那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打好车,拉着叶修的手帮他做手操。韩文清的手很温暖,指尖有薄薄的茧子,有些粗粝,叶修却很喜欢。

      一路无言,一直到了宾馆。

      “趴好。”韩文清淡淡地下着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有些惊讶,他一直有听说过霸图或者说韩文清有体罚的习惯,却一直没有见识过。

       隐隐知道原因,却无话可说——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叹了口气,顺从地走到床边趴好。

     “老韩你可轻点啊,哥年纪大了,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“知道不年轻了还乱来!”韩文清眼一瞪,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没办法嘛,再等一年,小卢成长起来,轮回再磨合磨合,难打啊,哥到是不怕他们,但兴欣等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就能乱来?手不要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反正,哥也该退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荣耀呢?”

       “玩玩网游嘛,哥也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文清一把扯掉叶修的裤子,“啪”的就是一个红印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作为一个常年窝在电脑前的宅男,皮肤很是白皙,上色也快,加上韩文清手劲大,基本是一个巴掌下去便能带起一片红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本就不是多言的性格,如今更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是气他不爱惜自己,不珍惜自己的职业生涯,叶修心里清楚的很,甚至还在场上时便隐隐感觉老韩会生气。因此也未多言,只任由他一下一下地发泄着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“啪——啪——啪——……”

      原本清脆的拍打声逐渐变得沉闷,叶修也有点撑不住了,开始感觉不到周围的一切,只有疼痛在身后一层一层地堆叠。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看着眼前红肿的臀部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你看,他什么都知道,甚至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甘心乖乖趴着任他责打。

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本已将熄的怒火再度燃起。

      “啪!”十分的力度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“老韩,轻点。”声音已经沙哑,看样子压抑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巴掌任未落下。

      叶修有点疑惑,转过头,刚想开口,却被韩文清用嘴堵住,压回床上,加深了这个吻。

当你早上醒来发现自家恋人变成了一只猫

内心已有波动


喻黄:

喻文州看着床上黄色的狸花猫,有些懊恼。

撸了撸小猫下巴上的毛,看它舒服地眯着眼向前蹭,心情突然变好了不少,勾了勾嘴角,将手暗戳戳地探向小猫身后,小猫的毛瞬间炸起,圆滚滚的眼睛死死盯着喻文州。

“还有些肿呢。”喻文州声音有些沙哑“算了,就让你休息两天。”


韩张:

张新杰看着突然变成猫的队长,眼中难得的出现了几丝茫然。
小心翼翼地坐起身,却还是扯到了身后的伤,小猫跳到张新杰身上,有些急躁地舔着张新杰身上的红斑,又轻轻撕咬胸前的红樱,张新杰被激得差点呻吟出声,皱了皱眉,想起昨夜无论自己怎样说理求饶都不肯停手的韩文清,突然有种不想管它的冲动,叹了口气,却还是慢悠悠的下了床。

“队长你等会,我去外面找找有什么猫能吃的东西。”

当你早上醒来发现春梦对象躺在你身边并看到了你的梦【END】



喻黄:

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难得的红着脸沉默的样子,心脏的笑了。

“少天,我们把你昨天梦里的play全都来一遍,嗯?”

“队长队长队长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你唔......嗯......”


韩张:

      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低着头,让人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  “队长,虽然这是正常现象,但我还是建议你定期疏导,另外,一夜七次并不符合科学逻辑。”

       韩文清一把压上去。“试试?”


昊翔:

       孙翔一巴掌糊了上去,“唐昊你是不是想死!”

       唐昊被打了也是火起“我TM怎么知道会梦到你!”不过感觉似乎还不错,当然这句话唐昊非常理智的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 唐昊想跨过孙翔去穿鞋,却不想没站稳摔倒在孙翔身上,嘴还正好蹭着孙晓的耳朵。孙翔的耳朵瞬间就红透了。
       正想骂人,却被唐昊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 “我想上你。”说着用下身蹭了蹭孙翔的大腿,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 “唐昊你大爷!”


乔高:

       高英杰的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   乔一帆的脸也红红的。

      “一帆,嗯......我,我喜欢你。”高英杰低下头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  “我也是。”乔一帆没有低头,走上前,抱住高英杰,轻轻的亲了上去。


伞修:

       叶修感受着下身的粘腻,很不舒服,却没有起身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 信手点燃了一支烟,烟雾缭绕中,只见时隐时现的火星。许久,终是传来一声叹息,声音糊作一团,只依稀能辨出几个音节。

      “沐秋......”


周江:

       周泽楷眼神坚定,呆毛轻轻晃动,“想看。”

       江波涛有些无奈,但他实在不懂得怎样拒绝自家队长,主要是枪王大大不高兴时呆毛耷拉下来的样子太可怜,每次明知道自己应该拒绝,却总是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  “就这一次,小周下次别做这些奇奇怪怪的梦了。”

       江波涛扯着裙角,开始后悔了。


林方:

     “哟,方锐大大那么想反攻啊?那今天就让你在上面好了。”
       林敬言推了推眼镜,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 “我TM,呃,嗯,没同意骑乘啊......”






王杰希:我要喊了